所在位置:
历史名人(近代):黄杰
时间:2011-09-28 11:40:50 来源:水信息网
打印
     

 

绿叶遮蔽了似火的骄阳、微风吹散了逼人的暑气,走在宜人的后海南沿,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北依碧水微澜的什刹海,南临雕廊画栋的恭王府,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这条并不闻名的小街拥有了北京城里少见的雅静与散淡。

沿着堤岸向西走出几百米,一个灰色大门掩映在柳荫深处——这里就是共和国元帅徐向前的住宅。徐帅的遗孀黄杰老人在灰色围墙内的黄砖小楼里已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再过四个月,她将迎来自己九十一岁寿辰。

晚年似水

已在徐府工作了十七年的罗干事告诉记者,老人为人谦和,性情贤淑,十几年来他从未见老人动过怒。平日里老人还经常用自己的工资给身边的工作人员买水果、买月饼。

但有些时候,老人又固执得令人琢磨不透。无论天有多热,老人都不许工作人员打开国家给安装的那个大空调。因年久失修小楼的墙皮已开始剥落,但老人却拒绝主管部门为其重新装修。可前不久,老人却将积攒的数千元人民币捐献给希望工程,并一再嘱咐不要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如果别人问起只说是“一位九十岁老人的一点心意”。

现今,深受心脏病和高血压困扰的黄杰老人过着简单、平静的生活:白天读报关心国家大事,晚上与下班归来的儿孙共叙天伦。

早些年,老人还非常喜欢侍弄花草、饲养小动物,在院子里养过不少的小猫、小狗,甚至是小猴子。但随着健康状况的下降,现在老人已经很少下楼活动了。

家中的晚辈都在为工作而忙碌,老人独自在家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远逝的岁月。光阴荏苒,世事沧桑,往事却清晰如昨,历历在目……

往事如歌

一九二四年,两岁丧父的黄杰被伯父许配给当地的一个浪荡公子。为此,年仅十四岁的少女与伯父闹得不可开交,最终出逃到了武昌,成为家族的“叛逆”。

两年后,北伐军攻下武汉。为培养北伐骨干,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原黄埔军校)在武汉招收学员。黄杰凭借一张一百零八字的答卷《革命与社会进化之区别》和坦诚不作假的品质赢得考官的青睐。带着“孺子可教”的评语,她考入军校,并于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

一九二八年,化名桂青的黄杰年仅十八岁就与其他同志一起领导了轰轰烈烈的九岭岗农民起义。起义失败后,她又被党组织派回江陵老家进行地下工作。

原毁过婚约的未婚夫的父亲对她恨之入骨,便用三百块大洋收买当地驻军,以黄杰剪发、放足、毁婚约、又是武汉来的,肯定是共产党的罪名将其逮捕。恶霸地主的伯父也给驻军营长写去“为家族除害,为地方除害”的密信。幸亏黄杰机智地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加上当地几十家铺保同情她含辛茹苦的孤母为黄杰担保,才使得她化险为夷,脱离虎口。

此后的几年,黄杰先后在湖北、江苏、上海等地从事地下工作。一九三三年“五·一”节,化名赵映华的黄杰在上海再次被捕入狱,被关押在英租界提蓝桥女监。同时入狱的还有一批共产党员和共产党员的同情者。

危难时刻,时任国民御侮自救会主任的孙夫人宋庆龄铤身而出,鼎力相救,请来著名的大律师为她们出庭辩护,使得原以危害国民紧急治罪法判刑五年的黄杰,以“系无知幼女”为由减刑两年半。

两年半的铁窗生涯不但没有使这位“无知幼女”意志消沉反而使她更加坚定勇敢。当时的上海党组织十分混乱,红白难分。黄杰试图转赴延安未遂,于次年辗转到香港才与组织取得联系。之后,新四军军部服务团、鄂西中心县县委、重庆办事处、延安党校、陕甘宁边区、晋冀鲁豫军区……凡是革命需要的地方都留下了她坚毅的足迹。

建国后,她历任纺织工业部人事司副司长、司长,纺织工业部顾问,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不变的怀念

硝烟散尽,半世沧桑,如今黄杰老人再讲起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已是平静如常。老人已经历过太多,心情便如同院外水平如镜的什刹海一般——博大而难起风浪。

现在能在老人心中掀起涟漪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徐帅的百岁寿辰。

从一九四四年的相识相知、一九四六年五月四日的洞房花烛、情定此生,到一九九零年徐帅溘然长逝,一对因共同的信仰而走到一起的革命夫妻携手共进,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的沧桑岁月。无论是战火纷飞的戎马生涯,还是十年浩劫的忍辱含羞,相濡以沫的夫妻情谊从未更改。

在斯人已去的十多年里,黄杰老人以自己的方式怀念着最亲密的战友和爱人。徐帅巨幅彩照,他亲笔题写的横幅“人民公仆”依然高悬在墙上最醒目的位置。浅棕色的布面沙发、墨绿的铁皮文件柜、老式的藤椅、磨得泛白的皮箱……在他们共同生活得最久的这栋老楼里,陈设一如徐帅走前的样子。徐帅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的沉沉脚步声仿佛还在楼里回荡……

今年十一月八日是徐帅百岁寿辰。中国人贺寿一贯重五重十,百岁寿诞更是要隆重庆祝。但是徐帅生前崇尚简朴、两袖清风,每年生日也只是在家中吃碗长寿面。作为对逝者的尊重,今年黄杰老人也不想破例。但毕竟这次不同一般……最后老人决定自己去年的九十大寿和今年的九十一岁生日都不作庆祝,等到今年十一月八日“两个人一起过”。

虽然到时依然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长寿面,但老人已将其视为今生与老伴最后的一个生命约定。幽明两隔间,这碗面显得是那样的意味深长……(中新社北京六月二十五日电)

 
     
     
     
     
  编辑:秦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