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文学艺术:诗词
时间:2011-09-28 11:42:10 来源:水信息网
打印
     

 

易水歌①

荆轲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①易水:在河北易县,古代属燕。据史记载: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至易水之上,既相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读zhǐ纸。古代五声音阶中的一 个音级)之声。士皆垂泪。

于易水送人

骆宾王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①。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①发冲冠:盛怒的情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此处指荆轲刺秦王事。

穆陵关北逢人归渔阳①

刘长卿

逢君穆陵路,匹马向桑干②。

楚国苍山古,幽州白雪寒。

城池百战后,耆旧几家残。

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看。

①穆陵关:在今湖北省麻城县北。

②桑干:即桑干河,今永定河上游,古亦名漯水。

后出塞(五首选一)

杜 甫

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①。

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

云帆转辽海,粳米来东吴。

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②。

主将位益崇③,气骄凌上都。

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④。

①献凯:指安禄山向朝廷虚报战功邀赏事。两蕃:指奚与契丹,为北方少数民族。

②舆台:周代把人分为10等,舆台为低等。此泛指安禄山爪牙。

③主将:指安禄山。

④议者死路衢:或言安禄山欲反者,玄宗皆缚送禄山,道路反目,无敢议者。

幽州赋诗见意

李 益

征戍在桑干,年年蓟水寒。

殷勤驿西路,此去向长安①。

①此去,一说北去。

易水怀古

贾 岛

荆卿重虚死,节烈书前史;

我叹方寸心,谁论一时事?

至今易水桥,寒风兮萧萧;

易水流得尽,荆卿名不消。

雁门太守行①

李 贺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月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②。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③。

①雁门太守行:乐府旧题,多写边塞征战之事。

②塞上胭脂:《隋书·长孙晟传》:“臣夜登城楼,望见碛北有赤气百余里,皆如雨足,下垂披地。谨验兵书,此名洒血,其下之国,必定破亡。欲灭匈奴,正在今日。”这句是说上天显示了敌人败亡的征兆。

③玉龙:指剑。

入塞

王安石

荒云凉雨水悠悠,鞍马东西鼓吹休。

尚有燕人数行泪,回身却望塞南流。

涿州沙上望桑干,鞍马春花特地寒。

万里如今持汉节,却寻此路使呼韩①。

①呼韩:原指汉时匈奴呼韩邪单于,此代指辽主。

朝中措

元好问

卢沟河上度旃车①,行路看宫娃。

古殿吴时花草,奚琴塞外风沙②。

天荒地老,池台处,罗绮谁家?

梦里数行灯火,皇州依旧繁华。

①旃(zhān毡)车:用毛毯遮挡的车。

②奚琴:也作“嵇琴”,古弦乐器。

出都

元好问

汉宫曾动伯鸾歌①,事去英雄可奈何!

但见觚棱上金爵②,岂知荆棘卧铜驼③。

神仙不到秋风客④,富贵空悲春梦婆⑤。

行过卢沟重回首,凤城平日五云多⑥。

①伯鸾:汉梁鸿字伯鸾,曾作《五噫歌》。

②觚(gū孤)棱:亦作“粅棱”,宫阙上转角处的瓦脊。

③荆棘卧铜驼:《晋书·索靖传》:“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后以“荆棘铜驼”来形容亡国后的残破景象。

④秋风客:指汉武帝。武帝曾作《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

⑤春梦婆:据赵德麟《侯鲭录》卷七:“有老妇年七十,谓坡(苏轼)云:‘内翰昔日富贵, 一场春梦。’坡然之。里人呼此媪为春梦婆。”

⑥凤城:旧指京城。

过渚河(七绝)

元好问

川原落落曙光开,四顾山河亦快哉!

前日少年今日发,只应孤塔记曾来。

拒马河①

傅若金

落日苍茫里,秋风慷慨多。

燕云余古色,易水尚寒波。

岸绝船通马,沙交路入河。

行人悲旧事,含愤说荆轲。

①拒马河:大清河支流,源出太行山东侧,东流经北京市房山及河北等地,至天津海河入海。

发通州

傅若金

燕骑经旬发,吴船此日行。

树知风起色,帆识雨来声。

骤转长林暗,斜分绝塞明。

河流今夜满,无复滞归程。

百沽平潮

李东阳

海门晴雪浸金鳌,百道沽来涌暗涛。

望极远空知岸阔,卧欹残梦觉船高。

遥疑楚泽相吞吐,不似胥江狂怒号。

时有海舟随上下,往来沙门不辞劳。

舟发张家湾宿河西务

李东阳

苍茫正合尘中眼,飘渺真乘水上舟。

江月海云疑是梦,画图诗卷坐消忧。

沙边细浪随鸥鸟,树里青山入舵楼。

行过驿亭三十里,五更风急住滩头。

西湖①

文征明

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

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白鸟似江南。

思归忽动扁舟兴,顾影深怀短绶惭②。

不尽平生淹恋意,绿荫深处更停骖。

①西湖:即今颐和园。

②绶:丝带,用来系印。古代常用不同颜色的丝带,标识官吏的身份和等级。

泊杨柳青

吴承恩

村旗夸酒莲花白,津鼓开帆杨柳青。

壮岁惊心频客路,故乡回首几长亭。

春深水暖嘉鱼味,海近风多健鹤翎。

谁向高楼横玉笛? 落梅愁觉醉中听。

寄元美(二首)

李攀龙

(一)

蓟门城上月婆娑,玉笛谁为出塞歌。

君自客中听不得,秋风吹落小黄河①。

(二)

渔阳烽火暗西山,一片征鸿海上还。

多少胡笳吹不转,秋风先入蓟门关②。

①小黄河:元明时俗称卢沟河为小黄河,即今永定河。

②蓟门关:即居庸关。

海淀李戚畹园①

袁中道

满目尘沙塞路蹊,梦魂久已忆山栖。

谁知烟水清溪曲,只在天都紫陌西。

镇日浮舟穿柳涧,有时骑马出花畦。

到来宾主纷相失,总似仙源径易迷。

①李戚畹园:明代李伟别墅,称清华园,俗称李园,在海淀六郎庄东。清代改建为畅春园,已毁。

渡易水

陈子龙

并刀昨夜匣中鸣①,燕赵悲歌最不平。

易水潺湲云草碧,可怜无处送荆卿。

①并刀:并州,今山西太原一带,产刀,以锋利出名。

打冰词

吴伟业

北河风高水生骨①,玉垒银桥堆几尺。

新戍云中千骑马②,横津直渡无行迹。

一流湍悍川途开,吹笳官方从南来。

帆樯山齐排浪尽,牵船百丈声如雷③。

雪深没髁衣露肘,背挽头低风塞口。

相逢羡杀顺流船,急问来时河冻否。

溜过湖宽放闸平,长年稳望一帆轻④。

夜深侧听流澌响,琐碎玲珑渐结成。

篙滑难施橹枝折,舟人霜满髭须白。

发鼓催船唤打冰,冲寒十指西风裂。

吁嗟河伯何砼砼⑤,白棓如雨终无声⑥。

鱼龙潜逃科斗匿⑦,殊耐鞭杖非穷民。

官舱裘酒自高卧,只话篙师叉手坐。

早办人夫候治装,明日推车冰上过。

①北河:即北运河。水生骨:结冰。

②云中:山西大同市,古为云中县、云中郡。

③百丈:用以牵船的篾缆。

④长年:舵手。

⑤河伯:水神。

⑥蒬:通“棒”。

⑦科斗:同“蝌蚪”。

阅河长歌①

爱新觉罗·玄烨

朕阅河出郊,自南苑过卢沟,顺永定河之南岸,见十五年前泥村水乡捕鱼虾而度生者,今起为高屋新宇,种谷黍而有食矣。水淀改成沃野,溜沙变为美田,因思古人云:“有治人无治法”,斯言信哉。若治之不早,民至于今而未知何似也。故有感而作长歌一篇,以示善后之计云尔。

春风春社艳阳天,雪尽尘清遍路阡。

曾记当时泊舟处,今成沃土及膏田。

十年之间泛黄水,民生困苦少人烟。

历历实情亲目睹,老转少徙益难抚。

挟男抱女至马前,皆云此河不可堵。

桑乾马邑虽发源②,山中诸流数难数。

吾想畿内不能防,何况远虑治淮黄。

数巡高下南北岸,方知浑流为民伤。

春末无水沙自涨,雨多散漫遍汪洋。

若非动众劳人力,黎庶无田渐乏食

庙谟不惜费帑金③,救民每岁受饥溺。

开河端在辨高低,堤岸远近有准则。

未终二年永定成,泥沙黄溜直南倾。

万姓方苏愁心解,从此乡村祝太平。

昔日宵旰尝萦虑④,将来善后勿纷更。

①此诗当作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春。据《清史稿·圣祖本纪》载:“ 康熙三 十七年(1698年)七月初七日,霸州新河成,赐名永定河。”诗中反映了康熙皇帝多次巡察永定河两岸,经过治理水患,人民安居乐业的太平景象。

②马邑:古地名,在今山西省朔州市。

③庙谟:朝廷对国事的计谋。帑(tǎng倘)金:国库里的钱财。

④宵旰(gàn 干):晚上。宵衣旰食,天不亮就穿衣起来,天黑了才吃饭,形容勤于政务。

潞河(四首)

爱新觉罗·玄烨

(一)

潋滟春波散碧漪,白苹初叶麦初歧。

潞河三月桃花水,正是乘舟荐鲋时。

(二)

画益鸟中流起棹歌,参差荇藻漾晴波。

泽梁虽设曾无禁,斜日鱼罾两岸多。

(三)

东风吹雨晓来晴,春水高低五闸声。

兰桨乍移明镜里,绿杨深处坐闻莺。

(四)

青翰舟迎旭日升,官河放溜始开冰。

巡行每为求民瘼,宁避春寒晓雾凝。

察永定河

爱新觉罗·玄烨

源从自马邑,溜转入桑乾。

浑流推浊浪,平野变沙滩。

廿载为民害,一时奏效难。

恺辞宵旰苦,须治此河安。

巡视运河堤

爱新觉罗·玄烨

旧岁阴霾胜,优勤亿兆难。

析津通鹊渚,形势接桑乾。

物理常求治,朝堂亦自安。

运堤久未整,岸堰最宜完。

夹道黎民悦,沿河老幼欢。

云客随豹尾,暑气拥仙銮。

九酬贤人泊,三浆龙凤团。

匡床搜典诰,流水奏幽兰。

身罹遏前驾,渔歌进小滩。

去回四百里,舟次五云端。

看运河建坝处

爱新觉罗·玄烨

十月风霜幸潞河,隔林疏叶尽寒柯。

岸边土薄难容水,堤外沙沉易涨波。

春末浅夫忙用力,秋深霖雨失时禾。

往来踟踌临渊叹,何惜分流建坝多。

过永定河

爱新觉罗·玄烨

取道阅河干,浮桥渡广滩。

汛凌过竹箭,水潦未桑乾。

四载由来仰,尾闾今度看。

敬绳仁祖志,永定异安澜。

海淀杂诗(十首选一)

魏源

昆明湖水与天连,汇尽西山万道泉。

解释蓬莱仙岛近,何须海上遣楼船①。

①遣楼船:《史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巡幸山东,封泰山,登琅邪后,齐人徐市(福)上书,言海中有三仙山,名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

滹沱河

文天祥

过了长江与大河,横流数仞绝滹沱。

萧王麦饭曾仓卒,回首中天感慨多。

滹沱河①

王 英

长河二月半,雪霁断冰开。

但觉波涛至,犹疑风雨来。

飘摇野艇渡,荡漾白鸥回。

望极平沙际,春光净绿苔。

①录自道光年彰《武强县新志》

滹沱河①

程敏政

寒风挟霜起,冰浪从西来。

下触断桥柱,碎此千琼块。

流响甚清丽,惊波屡盘洄。

官舟大如掌,疾棹过南土畏。

古来济川人,感激多良才。

①录自清乾隆年间《衡水县志》等十四“艺文”

滏水冬温

杨贵诚

夜雨凝寒水结冰,滏河拂派自清澄。

漾云浪急游鱼跃,流夜滩高钓舫凭。

千里寒氛空外拥,一川暖气地中升。

于今排壅通天府,广灌田畴岁岁登。

滹沱水

潘榛

溟①涨滹沱水,弧亭势欲倾;

万夫防蚁穴,百雉设山城;

牛马浑难辨,舟船不敢行;

波涛烟雾里,疑是近蓬瀛。

①溟:音明,烟雾弥漫。

自高梁桥泛舟至西海即景杂咏(三首选二)

爱新觉罗·弘历

(一)

凤城北转石桥边,秋水澄泓可放船。

夹岸黍禾含宿雨,飐波芦荻拂晴烟①。

(二)

溪风无恙布帆凉,摇曳轻舟过麦庄。

白露渐多霜尚早,晚红犹勒水花香。

①飐(zhǎn 展):风吹颤动。

子牙河①

爱新觉罗·弘历

束溜沿河有锯牙,经村因遂属姜家。

入清本是东归海,隔运都缘西挟沙。

堤外资耕黍与稻,水中任取蟹和虾。

屡巡总为苍生计,渑继无遑企迹赊。

①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在文安阅视后诗韵。

自河北放舟归江南

苏轼

晓来铜崔东风起,春风凌乱漳河水。

郎官惊起解归舟,一日风帆可千里。

侵晨鼓舵发临清,薄暮乘流下济宁。

南宫先生先我去,花时想达瓜州步。

寻君何处典春衫,杏花烟雨大江南。

卫河寺(二首)

王世贞

(一)

河流曲曲转,十里还相唤。

那比下江船,扬帆忽不见。

(二)

前往渡口驿,行之轻相隔。

非关驿路移,应是侬心迫。

海边即景①

张印潭

地卤稀花草,荒凉客馆春。

出门唯见水,扫径不见人。

燕学江南语,风扬北海尘。

渔翁歌笑处,还恐怪儒巾。

①摘自1989年版《黄骅县志》

卫河

张颂

城下西流远卫河,秋来雨急涨洪波。

排空雪浪奔腾远,得水鱼龙变化多。

两岸人家分野色,万株杨柳挂烟萝。

渔翁不解东西路,稳坐船头发浩歌。

卫滨泊舟

张芝郁

弥望金堤下卫川,飞凫来往入苍烟。

风飘杨柳千章台,春来帆樯百丈牵。

舶趠南来江岸阔,舳舻东去海门连。

舵楼晚饭停桡处,共庆安澜近日边。

漳河怀古

马世骥

三台鼎迹耸临漳,王气千年尚崛强。

凝冢难淹尘骨臭,沈巫久脍令名香。

北燕霸业空流水,后赵雄图只夕阳。

惟有双河犹带绕,秋风禾黍忆苍凉。

卫水泊舟①

马士琼

天马云行下碧空,桅樯遥映夕阳红。

舟壅柳岸千帆影,水激晴川万壑风。

鸥队乍连沙渚上,橹声不断月明中。

澄流忽动沧州兴,婉转渔歌思未穷。

①泊头镇:古称新桥或新桥驿。由于地跨南运河两岸,成为南北水路交通要道,来往船只多停泊于此,遂形成一个水路码头,故称泊头。此处百舟停泊,桅樯林立,水鸟成群,风起水浪拍岸,杨柳婆娑多姿,别有一番景色。常有人来此游赏,吟诗作赋以记之。

游大陆泽

石瑶

大陆泽水秋冷冷,苇花初白荷盖青。

红裙荡浆绿波靓,八月江寒犹采菱。

菱角槎芽芡实满,明珠紫贝多零散。

白日清歌应石淙,黄昏鸣佩随归伴。

西风昨夜调苎衣,稼华回首叶飞飞。

塞鸿嘹泪江南归,阳和渐减霜生威。

百年富贵转眼非,昔人游处尚依稀。

水头屏营见渔水,深夜洞房清泪微。

氵氐 水

胡俸

冷冷氵氐 水扬清波,鲁阳东历襄城阿。

经春两岸生绿莎,翻氵宛 渔航廖棹歌。

昔年勤兵愁欲死,今日勋庸逐流水。

清涟千古尚依然,感慨英雄每如此。

伫观雪浪摧流淙,奔腾昼夜趋溶溶。

雷雨有时乘怒峪,惊涛还见腾蛟龙。

半闸清源驿凡五日不得渡

朱彝尊

清源驿路接幽燕,日日沙头但系船。

五两南风空自好,无由吹送卫河边。

 
     
     
     
     
  编辑:秦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