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基层“尖兵”
时间:2019-09-25 15:51:13 来源:海河水利官网
打印
     

 

 基层“尖兵”

漳卫南局 李博 

2014年7月,我独自背上行囊,怀揣着对新征程的憧憬和热情,几经辗转,细雨中来到了水闸管理局所属基层闸管所。当我第一次踏入这个远离城市喧嚣,工作环境如此艰苦的偏僻闸所时,内心的失落与失望,加上陌生的环境,不禁让我心中打鼓:难道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甚至开始彷徨迷茫......这时,单位里一位老同志引起了我的注意,也让我慢慢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开始重新树立信心,在这个偏僻闸所坚持下来。

他叫李观起,兢兢业业地在基层水利工作岗位上奋斗30年了,8月份就该退休了。在这样艰苦的基层闸所,做着30 年如一日的工作,无怨无悔,充分体现了水利人坚守与担当的精神品质。30年来,他不知道放弃了多少个节假日,多少个日日夜夜,他独自一人,坚守着水文测报仪器,采集一个个真实的数据。每一个数据,都凝结着他的心血,注入了共产党人的忠诚和一个水利职工求真务实的态度,而对抗洪来说,一份准确的情报,有时可以四两拨千斤,就像大堤上的千军万马一样有力量。

我为他算了一笔账,30年,他采集了几万个水文数据,测绘出几百条水文曲线。他在一个人平台上,在一个人岗位上,做得很尊严,做得很崇高。当我问老人让他一直坚守着岗位不曾想过放弃的动力是什么时,他说要对得起党和国家的培养,他要用自己毕生所学来为水利事业贡献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名老党员、一位水利工作者对党忠诚、对祖国忠诚、对人民忠诚、对水利事业忠诚的高尚政治品格。

20世纪80年代初,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20多岁的李观起被分配到基层闸所工作。当时,正是水闸局初创时期,万事开头难,对于水文测验的筹建工作也是千头万绪,他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闸所水文测验工作。在老李的人生中,让他最引以为豪,也最为惊险的是“96.8”洪水时期他测出的水闸最高水位,看似一个简单的数值,却凝结着他的水利事业。

回想当初危急情景,半夜时分,水闸内外已是水漫金山、汪洋一片。面对如此恶劣的条件,他一手打着手电筒,一手拿着笔和记录纸,距着没至膝盖的大水,深一脚浅一脚,顶风冒雨摸索到水闸旁边的水文观测断面处。此时,树立在岸边的水尺早已被高涨的洪水淹没,而此时防汛部门又急等着测站的实时水位报告,一心想着要尽快准确测出真实水位,他急中生智,就地取材做了块水尺板,然后靠自己的双手,在水中摸到了水准点的位置,再运用加长的水尺板进行人工测量。他顶着狂风巨浪,坚持每隔五分钟测量一次水位,并将数据及时上报,为上级单位的防汛决策提供了第一手宝贵资料。为了便于复测,当天晚上他还冒着生命危险将最高水位 在防汛墙墙体上画出了标记。

他黝黑的外表下怀着的是一颗赤诚的心。清苦的工作环境,再加上因为连续几天的日夜奋战,老李的胃病更加严重了,甚至疼得厉害的时候他都会双手捂住肚子蹲在地上好一会儿才起来,领导和同事多次劝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但老人始终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就这样,老李一直坚持到汛期结束后才去看病,他身体稍有好转,就不顾领导和家人的反对,又回到了他热爱的工作岗位。当时我问他,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难道测量数据比生命还重要?老李说:“作为一名水文人,我们的工作就是我们的工作就是如实测量水文数据,在洪水来临时,既要确保采集数据的及时性又得保证第一手数据的真实可靠,这样才能让上级单位更好地进行防汛决策和部署,作为一名党员我就应该站得出来,豁得出去!保护下游千千万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任务,更是我们的职责,这样做值得。”老李回答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决,不容置疑。

在基层水管单位,因为人员较少, 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必须做个全才,因此老李同时还承担着闸门运行的管理。当时工程配套设施还不太完善,为保证启闭设备、操作人员和电器设备安全运行,国内水闸工程启闭机普遍配套建立了封闭式启闭机房,但由于在闸门提升过程中,钢丝绳与绳孔的相对位置在不断变化中,所以很难做到完全封闭,因此启闭机钢丝绳孔封堵成为许多闸所都在研究的技术难题。老李虽然学历不高,但在工作中却特别有股钻劲儿。平日里只要有一点空闲,他都把自己憋在单位宿舍里潜心钻研专业技术。他找来《机械基础》《闸门运行》等专业书籍认真学习,边研究边设计方案,并通过参观学习其他闸所的绳孔封堵技术,经过刻苦钻研,与闸所其他同事共同创新出了更加完善、应用更稳定、效果更好的钢丝绳绳孔封堵技术,进一步提高了水闸工程管理水平。老李以极强的专业性、科学性对待所从事的水利工作,加上勤奋努力的态度,使他总能攻下工程管理中面临的一个又一个难题。

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崇高事业需要榜样引领。在漳卫南运河管理局,像老李一样扎根在基层水管单位默默无闻工作的水利人还有很多,他们身上所体现出的忠诚为民、勇于担当、求真务实、积极进取、善于创新的水利精神,也渐渐地汇聚成为漳卫南运河的新时代水利精神象征。这种精神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殆尽,它会像漳卫南运河上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一样源远流长!

 
     
     
     
     
  编辑:齐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